March 17, 2010

当爹前的最后的疯狂回国路线(最后一段)SVO-PEK on Aeroflot

俄罗斯航空现在以低廉的价格吸引从欧洲去亚洲乘客,一般无特殊情况,价格就是比别人低,达到了薄利多销的效果。 而且对行李的控制及其严格,一旦超重,那绝对是罚你没商量。由于价格低廉,飞机经常爆满,像芬兰航空那种我一人睡一排的好时候想都不用想了。

但是,既然你卖这种从欧洲经莫斯科中专去亚洲的票,你应该有个起码说的过去的便于中专的机场吧。 到了莫斯科我算是开了眼了。 我们的大巴(在欧洲我就没走过几次桥)到达后,我一进大厅就吓到了。 黑压压的一片,队伍其长无比,大家都拿着护照等着过海关,也不分什么俄国人,外国人,都在那排着,这点我们天朝好呆有个线给自己的国人呀!我当时想,无所谓,反正我转机,不用给他们在那挤。 转弯拿着箱子上了楼梯去转机区!

一上楼梯,我惊了!春运,又见春运,几百号人在那排着等着过转机安检,但是只有一个安检线。几百号人在那挤来挤去,都恨不得在加个塞早点过去。我在那线里排了1个半小时才过去。 好久没有这样排过队了!本以为在这里挤完了,就等着上飞机了,没想到更荒唐的还在后面

这个机场对广大烟民来说是绝对的好地方,吸烟区几步一个,所谓的吸烟区,就是有烟灰缸,也没有和大厅分隔,所以整个机场弥漫的美味的香烟味道!

去休息室伸了伸腿,到登机门前等着上飞机了。由于前面去布鲁塞尔的飞机晚了,所以登机门那里推了好多等着去北京的人,本身登机就晚了20分钟开始。由因为是坐大巴,所以登机门也就没有线分的那么清楚,大家蜂拥而上。 但是登机门口的人把所有从任何机场转机来的人叫到了一边,说是飞机机型换了,所以要重新发登机牌。这是3个工作人员拿着一大把登机牌开始叫名字换登机牌,而我由于是在SVO换过一次座位,所以是新飞机的座位号,就冒充换完了,下楼上了大巴。

由于大多数人还在下面忙着换登机牌,第一辆大巴装满莫斯科当地登机的人,开到飞机边上了! 一上飞机, 空姐就一直喊”due to aircraft change, free seating” 我靠!!你们不是他妈有病吗,在门口那排着大队换登机牌,上来就变成随便坐!这耽误多少时间。随便坐就随便变吧,我想这随便坐估计也不满,就还是坐我的中间4个座位的走道,希望旁边没有人。不知道这个俄国同胞和祖国同胞都怎么想的,放着那么多空座不坐,一屁股就坐在我旁边,也就是4个座位的中间2个!无语了!

换了后面一排的座位,一坐下,我差点没飞出去,整个一排像跷跷板那样翘了起来,因为另一半没固定!我靠,只能再往后换,和第一次一样,我刚坐了走道的位子,国人同胞想都不想就坐到我的边上,也就是中间的位子。虽然到了最后的最后,飞机是没有1,2个空座的,但是我算是领教了国人和毛人的抢坐的威力。就这样,,因为后来有人上来没有挨着的座位,只要让空姐帮着换坐。这种及其混乱的情况导致飞机晚点了1个半小时起飞。同样也晚点一个半小时到达,到达的时候我也看了吧眼界,飞机落地没多久,离门还很远呢,飞机上的俄国同胞和祖国同胞已经争相的站起来拿东西了,跟本不管飞机在滑行,空乘们也根本不管,因为管不了,太多人站起来。

最后再说说这架飞机。我上次说过MAD-SVO的飞机很新,这家飞机我都快吐了,是架767,一看就是从中国航空公司买的2手货,因为到处写着中文,还不是一般的旧。 再说俄航也够省钱的,连一个会讲中文的空乘都不请,飞机上会讲中文的空乘讲的我都听不懂。

总体来说,这个俄航和莫斯科机场给我的印象是够差的,不过,真应了那句,一分钱一分货呀,花了400美金从马德里到北京一个来回,我也就不多抱怨了,一笑了之。俄罗斯以后肯定会再来,不过俄航倒是要好好好好考虑考虑了。

Posted by Troy under -2010年旅行, Delta Airline(美国达美航空), Skyteam(天合联盟), 我为里程飞 | Read the First Comment

  1. zlatan said,

    俄航应该330飞北京吧,临时换成破767。。。

  2. Add A Comment